社会责任

千禧彩票认为,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不但是我们推动社会发展的义务,更是我们对自身持续发展的承诺。我们秉承“诚信敬业”的社会责任观,励志秉承推动社会人群诚信、健康、美丽、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社会爱心

中国人与英语教育这40年:从“哑巴英语”到在线

2018-12-18

  原标题:中国人与英语教育这40年:从“哑巴英语”到在线教外国人说中文 自古以来,教育就是中国人生命中

  自古以来,教育就是中国人生命中的大事。对个人而言,正所谓“知书达理”,接受教育是使人习得生存道理的方式,也是改变社会阶层的途经;从国家角度看,发展教育是获取先进技术、实现社会进步重要手段。学习的内容,也往往逃不开时代的影子:从祭祀礼仪到射御书数,再到科学文化知识,无不与社会发展息息相关。

  中国人对英语学习的热情从晚晴时代萌芽。闭关锁国挨打后,学英语与洋人交流被当成了救国良药,1862 年国内成立了第一家英语教育机构“京师同文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教育界开始了学习西方的热潮,不少大学采用英文授课,好让国外刚出版的教材能马上在中国推广,尽快用上国外先进技术改变积贫积弱的现状。

  而后,经历连年战争与政治形态变化,英语在教育中的地位几次沉浮。随着对外政策的变化,英语第一外语的地位曾被俄语取代又回归;接踵而至的十年浩劫,又让刚刚萌芽的英语教育一度中断。

  从回归高考到在线 年,中断十年的中国高考制度终于恢复,国人由此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

  到 1978 年,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行,英语被教育部列入高考科目范围,新中国第一次向英语国家澳大利亚派遣了公费留学生,也开始接受外国留学生来华学习。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英语作为一种语言工具、文化载体乃至社会价值评估的工具,开始了它融入中国社会的历程。

  当时的英语教材还在使用结构主义,重视语法教育而忽略了实践,多数人会写会读不会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哑巴英语”的由来。

  这样的状况到 1982 年才得以缓解。这一年发生了两件事,一是教育部修改了教学大纲,英语学习的重点从政治转向了经济;二是从那年一月份开始,每晚 6 点 20 分,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英语教学节目《跟我学》(Fellow Me)。长期学习语法英语、口号英语的中国人终于开始开口说话,他们开始在校园、公园里建立“英语角”,一些有热情的学生也开始在街上和外国人搭话练习口语。

  1987 年,在教育部的推动下,英语四级考试开始在大学中实行,两年后六级英语考试开考,成绩直接与学位证挂钩。而后,英语水平又开始与部分职称评级标准相关联。

  1990 年代,对外开放引发的英语热潮又上了一级台阶。中央正式制定了“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留学方针。出国留学成了不少人的选择,根据《人民日报》的统计,1987 到 2000 年,共有 40 万中国学生在海外留学。

  正是从那时开始,英语培训机构逐渐兴起。李阳的疯狂英语口语、俞敏洪的新东方,英孚教育、华尔街英语等培训学校陆续出现。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和申奥成功更加推动了英语培训市场的发展,当时的一项社会调查显示,上世纪 90 年代,全国注册培训机构数量超过 5 万家。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不少传统教育机构也将课程搬到了线上,借由视频课程播放的方式,打破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的现状,让更多孩子能够享受到优秀教师带来的课程。而到了 2010 年后,移动支付、O2O 浪潮等新技术和商业模式也催生了一种全新的英语学习方式——在线 外教教学诞生了。这也是国内首次给大规模的外教与中国孩子搭建了直接学习和交流的机会。

  米雯娟在传统英语教育领域积累了 近 20 年年教育创业经验。也正是在传统教育培训的巅峰时期,她看到了线下教育发展的瓶颈:时间成本高、外教资源少、课程成本高导致了学校业绩下滑。于是,在 2013 年,她创立了在线教育平台 VIPKID,做 4-12 岁少儿英语在线教育。

  米雯娟告诉 PingWest 品玩,她认为传统的线下教育还是无法从师资、教学内容、家长成本和时间等方面更好地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在她看来,传统线下教育有三个痛点。

  其一是师资匹配问题,中国有超过 11 万外国在册教师,其中母语是英语的约有四五万,他们中愿意做英语教师且具备教学能力和师资证明的又少了一些,优质师资高度稀缺,供需比例大概只有 1:10。

  其二是缺少优质的英语教育内容,线下机构用的教材比较分散,基本是国内外出版社的教材,在时效性和针对性上不能满足孩子日益变化的需求,在学习的连续性和有效性上更难保证。

  其三是价格昂贵,如果在当地找 1 对 1 的老师,每堂课大约要 600 元,培训老师和机构赚的钱不多,家长费用又非常高,店面租金、机构运营和广告营销占了大头,好钢没有用到刀刃上。此外,家长和孩子用在路上的时间成本也很多。

  于是,米雯娟在自己创业做互联网少儿英语教育时,采用了在线 的教育模式,将教师定位于拥有北美国籍、拥有 500 小时以上 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以英语为第二语言/外语)或 K12 教学经验的美国教师。在美国,有超过 500 万名 K12 教师属于中低收入群体,如果能通过互联网充分利用这些教授资源,就能让国内的孩子们跨越国家界限,享受到外国教师的师资力量。而 1 对 1 的形式,则可以让教师能针对每个学生的基础和进度提供针对性的学习内容,最大程度实现师生互动、即时反馈。

  创业之初,人们对北美外教在线 的形式并不了解,加之她在创业之初花了大量时间打磨产品和服务,整个 2014 年 VIPKID 只有 102 位用户,每个月基本只会新增 10 名用户。2014 年年末,一位 KOL 在微博上分享了她女儿在 VIPKID 上课的真实感受,一下子带来了 1000 多个注册用户。

  经过三年的时间,更多的人逐渐了解了 VIPKID 的服务形式。如今,VIPKID 的用户数量已经增长到 50 万,口碑逐渐形成,VIPKID 每月超过 70% 的用户增长来自老用户的推荐。

  也正是基于互联网+教育的模式,VIPKID 让优质外教外教,教材、科学的教学体系等全球优质教育资源进入到中国百姓家,让中国儿童可以足不出户就能与世界接轨,享受到最优质的教育资源。

  如今的 VIPKID 不仅在中国拥有 50 万学员,在北美,这家公司也成了最受外国教师欢迎的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平台。在 2018 年《福布斯》公布的由 FlexJobs 评选的“2017 全球最佳远程办公公司”排行榜中,VIPKID 超越亚马逊排名第一。

  从最初米雯娟亲自参与花大量时间发邮件邀请教师,到如今成为广受北美教师欢迎的授课平台,VIPKID 只花了短短几年时间。VIPKID 高级市场副总裁徐晓菲告诉 PingWest 品玩,在收入、口碑、外教成长体系和社会价值四个方面,VIPKID 所积累的优势对北美外教形成了强大的吸引力,不少教师都是同事、朋友、亲人主动介绍来的。

  在为外教提供可观的收入和专业的在线教育成长体系之外,VIPKID 对外教的吸引还包括了价值观上的认同。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老师 Kim Salor 表示,她是因为高度认同 VIPKID 的公益理念而加入这个平台的。VIPKID 曾组织“北美外教进乡村课堂”等儿童教育公益项目,让不少外教印象深刻。

  越来越多新加入的外教,看中的则是 VIPKID 所搭建的中外交流机制。“VIPKID 在建立云端课堂同时,也构建了一个跨文化交流的平台。”徐晓菲说,“不少外教通过教授中国孩子英文,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通过 VIPKID,不少北美外教和中国孩子建立了深厚情谊,双方会在春节、圣诞节之际相互送出祝福。2017 年美国德州遭遇飓风‘哈维’袭击、2018 年中国沿海遭遇台风‘山竹’袭击之际,师生跨越太平洋的相互鼓励支持,非常令人动容。”

  2017 年 8 月,VIPKID 组织部分外教到中国参观旅游,让他们在 VIPKID 北京办公室与曾在网上教授的孩子们见面,一位外教开心地说:“让我激动的不是长城、故宫,而是让我有机会去拥抱我的学生。”

  VIPKID 不仅获得了外国教师的认可,国外资本也对这家公司相当看好。今年,VIPKID 已经完成了 5 亿美元的 D+轮融资,由知名投资管理机构 Coatue、腾讯公司、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云锋基金领投。这是迄今为止全球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融资完成后,VIPKID 估值超过了 200 亿元。在此之前,VIPKID 还曾获得科比风险投资基金“Bryant Stibel”的战略投资。

  如今,VIPKID 已经在全球设立了九个办公室,签约北美外教超过 6 万名,海外学员覆盖日本、韩国、西班牙、法国等 63 个国家和地区,成为拥有海外学员最多的中国在线 月,VIPKID 还上线了教外国小朋友学中文的在线 教学产品 Lingo Bus。上线一年多以来,Lingo Bus 注册用户已经超过 10000 名,学院遍布美国、加拿大、埃及等国家,源自中国的外语学习方式因此走向了世界。不少外教通过教授中国孩子英文,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也让自己的孩子在 Lingo Bus 上学习中文。

  米雯娟告诉 PingWest 品玩,未来三年内,Lingo Bus 的目标是要实现海外付费学员人数达到 50000 人,培养超过 10000 名优秀的少儿汉语老师。

  “中国需要更多地了解世界,而世界也需要更好地认识中国。”米雯娟说,“中国的全面崛起,除了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提升,还体现在对中国文化吸引力不断增强上。目前全球很多国家,从政府到民间,认识中国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学习汉语也开始呈现低龄化趋势。‘中文出海’正当其时。”